选择性尿液检查医学技术论文

2022-04-14

本文一共涵盖3篇精选的论文范文,关于《选择性尿液检查医学技术论文(精选3篇)》,仅供参考,大家一起来看看吧。编者按:3月19日,中国新闻网刊发题为《用茶水当作尿液样本送检,医院竟化验出“发炎”》的报道,称记者乔装成患者,将事先准备好的茶水当作尿样送到杭州10家医院检测,结果有6家医院检测出茶水呈“阳性”,即“患者”有炎症。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事引发医疗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选择性尿液检查医学技术论文 篇1:

易误诊或延迟诊断的肾盂癌临床特点分析

【摘要】 血尿以及影像学上明确的肾盂占位性病变是肾盂癌的典型特征,但部分肾盂癌患者临床症状或影像学表现不典型,肾盂癌被误诊为肾癌或被延诊的情况时有报道。该文报道了3例在外院误诊或延迟诊断的肾盂癌患者,通过总结3例患者的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查、影像学检查及有创操作检查的结果,分析其临床特点,为肾盂癌的正确、及时诊断提供思路。该文提示,反复无痛性肉眼血尿是肾盂癌的典型症状,对反复血尿的中老年患者,应警惕肾盂癌的可能。笔者提倡在CT、MRI等影像学基础上,配合尿脱落细胞、尿荧光原位杂交技术等无创检查,选择性应用输尿管软镜检查,使肾盂癌患者有机会获得及时、准确的诊断。

【关键词】肾盂癌;误诊;延迟诊断;尿脱落细胞;荧光原位杂交技术;输尿管软镜

【Key words】 Renal pelvic carcinoma;Misdiagnosis;Delayed diagnosis;Urine cytology;Fluorescence in situ hybridization;Flexible ureteroscopy

腎盂癌是起源于尿路上皮的恶性肿瘤,好发于中老年人,发病率占肾肿瘤的6%~l0%,在肾脏肿瘤中居第2位,仅次于肾癌。肾盂癌中90%为移行细胞癌,8%为鳞状上皮癌,而腺癌不到1%[1]。由于肾盂癌与肾癌等肾实质肿瘤的手术方式不同,当肾盂癌被误诊或延迟诊断时,容易选择不恰当的术式或没有得到及时处理,不仅增加患者负担,也影响疾病预后。我们总结了2013年1月至2018年6月收治的被外院误诊或延迟诊断的3例肾盂癌患者的病例特点,以提高肾盂癌的及时诊断率,报道如下。

病例资料

病例1 患者男,69岁。因“反复肉眼血尿4月余”于2018年7月26日到我院就诊。患者在4个月前出现肉眼血尿,无尿痛、尿频,在当地医院就诊行CT及MRI检查,均提示“左肾癌(120 mm×100 mm),并左肾门淋巴结转移及左肾静脉侵犯”(图1)。入院体格检查示生命体征平稳。血常规:血红蛋白102 g/L,红细胞3.0×109/L,白细胞、淋巴细胞及中性粒细胞均在正常参考值范围内。尿常规检查示红细胞升高,潜血试验(+++)。入院先后行3次尿脱落细胞学检查,均找到癌细胞。因其影像学报告提示肾癌,且尿脱落细胞学发现癌细胞,结合肉眼血尿症状,充分评估后考虑肾盂癌可能性大,临床分期T4N1M0。按肾盂癌行开放根治性左肾输尿管全切并区域淋巴结清扫术。术后病理诊断:高级别浸润性尿路上皮癌伴区域淋巴结转移;病理分期T4N1M0。

病例2  患者男,56岁。因“反复肉眼血尿2年”于2016年5月29日到我院就诊。患者在2年前出现肉眼血尿后曾在外院就诊多次,行尿脱落细胞学检查示轻?中度核异质细胞,并且接受2次CT检查(图2A、B),均未报告异常,膀胱镜检亦未发现异常,辗转2年后到我院求诊。入院体格检查示生命体征平稳。血常规:血红蛋白92 g/L,红细胞2.8×109/L,白细胞、淋巴细胞及中性粒细胞均在正常参考值范围内。尿常规检查示红细胞升高,潜血试验(+++)。CT示右肾上盏肾盂癌,大小约54 mm×40 mm(图2C、D),临床分期T3N0M0。按肾盂癌行腹腔镜根治性右肾输尿管全切并区域淋巴结清扫术。术后病理诊断:高级别浸润性尿路上皮癌;病理分期T3N0M0。

病例3 患者男,59岁。因“反复肉眼血尿2年”于2013年8月16日到我院就诊。患者2年前出现肉眼血尿,曾在外院就诊,CT未报告异常,输尿管硬镜检查亦未发现异常,肾穿刺活组织检查(活检)示“肾小球系膜增生性病变”,介入肾血管造影未见异常。2年内辗转多家医院未明确诊断。入院体格检查示生命体征平稳。血常规:血红蛋白88 g/L,红细胞2.6×109/L,白细胞、淋巴细胞及中性粒细胞均在正常参考值范围内。尿常规检查示红细胞升高,潜血试验(+++),尿脱落细胞学检查3次均未发现异常细胞。CT示右肾小结石,双肾多发小囊肿。考虑上述检查未能较好解释肉眼血尿的原因,故行荧光原位杂交技术(FISH)检测患者尿液,结果呈阳性,高度提示尿路上皮肿瘤。为进一步寻找病灶,行输尿管软镜检查,最终发现左肾上盏肿物,大小约15 mm×10 mm(图3)。术中再次留取肾盂尿行尿脱落细胞学检查,发现癌细胞。患者历经2年终确诊肾盂癌,临床分期T1N0M0。按肾盂癌行腹腔镜根治性左肾输尿管全切术。术后病理诊断:低级别非浸润性尿路上皮癌;病理分期T1N0M0。

讨 论

血尿以及影像学上明确的肾盂占位性病变是肾盂癌的典型特征,但也有肾盂癌患者没有肉眼血尿,而肾盂癌在影像学上除了表现为特征性的肾盂占位外,还包括肾实质浸润和肾盂壁增厚[2]。当肾盂癌的临床表现和影像学表现不典型时,可能发生肾盂癌的误诊或延诊,临床上肾盂癌被误诊为肾癌或被延诊的情况时有报道[3?4]。

约56%~90%的肾盂癌患者具有血尿症状,以无痛性肉眼血尿发生率最高且最具有特征性,但也有仅表现为镜下血尿或者尿潜血阳性的情况。本研究的3例患者均表现为反复发作的无痛性肉眼血尿,提示临床医师在临床诊疗中应高度重视血尿的症状,尤其是肉眼血尿。对于中老年患者,出现反复发作的血尿症状时,应该行进一步检查。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CT及MRI在很多医院都已普及,因此在对可疑患者进行检查时,不应再满足于超声、尿路X线平片等筛查,而应进一步选择特异度和灵敏度更高的CT或MRI检查。然而,CT、MRI仍存在肾盂癌被误诊或漏诊的情况。本研究中的病例1在外院行CT、MRI检查均被误诊为肾癌,延迟诊断的2例患者中,1例(病例2)历时2年,经历外院2次CT检查均未报告肾盂肿物,但仔细回顾图像可以发现可疑的、逐渐增大的肾盂肿物,随着肿物不断生长,最终在我院接受CT检查时被诊断为肾盂癌;另1例(病例3)同样历时2年,先在省外某大型三甲医院接受全面的检查,后在我院也接受了CT检查,2家医院的CT检查都未发现肾盂肿物,最终在我院借助其他检查才发现位于肾上盏的小肿物。结合本研究及文献报道,CT及MRI容易误诊或漏诊的肾盂癌具有2个特征:第一,在影像学上表现为肾实质浸润型,而非典型的肾盂占位型,肿物通常比较大,浸润肾实质全层,很容易被误诊为肾癌等肾实质病变;第二,肾盂肿物尚小,位置隐蔽,未引起积水,以至于难以被CT、MRI发现或容易被读片医生忽略[5]。本文提示,临床医师对于可疑的肾盂癌患者,应亲自仔细阅读影像资料,一线医师由于掌握了临床表现等更多信息,并且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阅片,有可能发现影像诊断遗漏的早期病变,与此同时,为更快地确诊,应尽快完善更多检查。

尿脱落细胞检查及FISH检查是非常重要的无创检查,对肾盂癌的诊断具有重要价值。既往报道,尿脱落细胞的灵敏度是50%~58%,特异度为93%~98%[6]。本研究结果与之相同,3例行尿脱落细胞检查,2例阳性,病理均证实为肾盂尿路上皮癌。其中病例1在CT及MRI均误诊为肾癌的情况下,根据尿脱落细胞3次阳性的结果,最终在手术方式的选择上按肾盂癌进行。尿液FISH检测通过免疫荧光系统检测染色体畸变,从而对待测DNA进行定性、定量或相对定位分析,其灵敏度高达81%,远高于尿脱落细胞检查,而特异度也能达到96%以上[7?8]。病例3的3次膀胱尿脱落细胞学检查均为阴性,且输尿管硬镜没有任何发现,但因尿液FISH检测呈阳性,从而行输尿管软镜检查,最终发现肾上盏的小肿物,术中留取肾盂尿行脱落细胞学检查,才找到了癌细胞。因此,在有条件的单位,建议尿脱落细胞检查和FISH检查同时进行。

输尿管镜检查属于有创检查,可以在肾盂癌的诊断中选择性使用。欧洲泌尿外科学会在2017年上尿路尿路上皮癌诊断治疗指南中多次提到了输尿管镜对于血尿的诊断方面有着独特的優势,尤其强调了输尿管软镜下取活检可确定90%病例的肿瘤分级[6]。输尿管镜适用于以下患者:①影像学检查已经发现肾盂占位,为明确肿物性质,可在输尿管镜下活检,但如果肾盂癌的证据已经非常明显,输尿管镜的活检并非必须;②血尿来源无法确诊时,输尿管镜检是有必要的,硬镜存在视野盲区,选择软镜镜检更有优势[9]。本文病例3正是在输尿管软镜下发现病灶的。输尿管镜检时应避免输尿管穿孔、尿路上皮损伤等情况,减少肿瘤种植机会。

综上所述,肾盂癌的确诊有时比较困难。接诊该类患者时,首先需要临床医师识别可疑的血尿患者,并及时选用尿脱落细胞、尿FISH、CT、MRI等无创检查,当尿液检查提示肾盂癌可能,而影像学检查没有诊断肾盂癌时,诊断倾向肾盂癌,可以选择输尿管镜检甚至肿物穿刺活检行进一步检查。当上述检查没有发现病灶,但临床又高度怀疑肾盂病变时,不建议被动观察,而应尽早选用输尿管软镜检查,介入肾血管造影也可选择性应用,以排除肾血管畸形。临床医师在阅读影像图片时也应亲力亲为,有可能发现被影像诊断漏报的病例。目前,临床上由于床位周转需要、患者配合程度、医疗费用等诸多因素影响,要一次性完善多项检查存在困难,这就需要在临床工作中积累更多经验,合理选用诊断手段。

参 考 文 献

[1] 王炜,李先承,于洋,沈宸,于娜,杨玻. 肾实质浸润型尿路上皮癌的临床特点. 微创泌尿外科杂志,2017,6(2): 106?108.

[2] 李震,胡道予. 肾盂癌的影像学表现及价值. 现代泌尿生殖肿瘤杂志,2009,1(2):116?119.

[3] 郑伏甫,梁月有,戴宇平. 肾脏占位性病变38例误诊原因分析. 新医学,2008,39(5):  293?295.

[4] 温星桥,吴杰英,黄文涛,叶春伟,王劲,郑骏明,孙其鹏,高新. 肾盂癌延迟诊断一例. 中华医学杂志,2011,91(38): 2736.

[5] 连世东,张泳华,图爽,刘侃. 实质型肾盂癌多层螺旋CT诊断. 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15,26(5): 371?373.

[6] Rouprêt M,Babjuk M,Compérat E,Zigeuner R,Sylvester RJ,Burger M,Cowan NC,Gontero P,Van Rhijn BWG,Mostafid AH,Palou J,Shariat SF.European Association of Urology Guidelines on Upper Urinary Tract Urothelial Carcinoma: 2017 Update.Eur Urol,2018,73(1):111?122.

[7] 邱晓拂,胡卫列. 荧光原位杂交技术检测膀胱尿路上皮癌尿液的临床应用研究. 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09,24(10):731?734.

[8] Luo B,Li W,Deng CH,Zheng FF,Sun XZ,Wang DH,Dai YP. Utility of fluorescence in situ hybridiz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upper urinary tract urothelial carcinoma. Cancer Genet Cytogenet,2009,189(2):93?97.

[9] 宋超,杨嗣星,廖文彪,熊云鹤,夏樾,钱辉军. 软性输尿管镜术在诊断单侧上尿路来源血尿中的作用 . 现代泌尿生殖肿瘤杂志,2016,8(2): 90?93,96.

(收稿日期:2018?09?24)

(本文编辑:林燕薇)

作者:吴杰英 郭月飞 罗云 方友强 李茂胤 王华 狄金明

选择性尿液检查医学技术论文 篇2:

“茶水发炎”与媒体责任

编者按:3月19日,中国新闻网刊发题为《用茶水当作尿液样本送检,医院竟化验出“发炎”》的报道,称记者乔装成患者,将事先准备好的茶水当作尿样送到杭州10家医院检测,结果有6家医院检测出茶水呈“阳性”,即“患者”有炎症。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事引发医疗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茶水发炎”事件反映了医院的问题,还是送检茶水的行为违背了新闻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现将部分有代表性的文章选摘如下,供读者阅读参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

(1)“茶水发炎”与媒体责任

□白剑峰

最近,一家媒体为“考察”医德医风,导演了“茶水验尿”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很大轰动。记者以茶水冒充尿液,到10家医院化验,竟然有6家查出阳性。茶水居然也“发炎”,这样的“黑色幽默”,让白衣天使的形象再一次蒙上阴影。

然而,目前,全国92家三甲医院医务人员以实验证明:茶水当成尿验,九成化验单呈假阳性。看来,问题并非出自医院,而是出自少数媒体的“大胆创意”。

医学专家指出,尿液分析仪器和试剂是针对尿液设计的,不具备辨别茶水等其他液体的功能。而茶水中含有大量的未知干扰物质,如果“以茶代尿”,很容易产生假阳性反应。因此,个别媒体记者的这种做法,既缺乏有关医学常识,也缺乏严谨科学的态度。

在“茶水验尿”事件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记者故意设“圈套”,向医生提供了虚假病史,谎称自己“尿痛”。医生根据记者的“病史”,并结合尿常规白细胞增高的检验结果,做出尿路感染的诊断,这是无可辩驳的。与司法界“无罪推定”原则相反,医生看病遵循的是“有病推定”原则。判案不能冤枉一个好人,看病却不能漏掉一个病人。对于任何一名就诊者,医生应当首先将其看作“有病的人”。患者的主诉是医生进行临床诊断和治疗的主要依据之一。作为一名医生,没有任何理由怀疑患者“恶作剧”,而应完全相信患者所陈述的痛苦是切实存在的。媒体记者假扮患者、伪造病史的“游戏”,不仅违背了新闻职业道德,也干扰了医学诊断和治疗的严肃性。

新闻报道要真实、全面、客观、公正,这是应有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精神。然而,少数媒体为追求“眼球经济”走入了“新闻娱乐化”的误区。个别记者热衷主动“策划”各种新闻,只求“轰动”不顾后果,并不关注科学常识和客观实际。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初衷,“茶水验尿”都是值得媒体反思的一个事件。它不仅可能恶化本已紧张的医患关系,而且使更多的媒体和群众受到误导,给社会制造了不和谐音符。

当前,我国医疗卫生领域存在很多弊端和不良现象,媒体进行舆论监督是完全应该的。但是,舆论监督的前提是尊重科学、尊重事实,尤其是在专业性很强的医学领域,记者更要本着科学和理性精神,字字严谨,句句求实,而不能合理想象、盲目推理,否则就会酿成大错。

舆论监督的目的不是逞一时之快,而是为了揭露问题并解决问题,最终推动社会进步、促进社会和谐。因此,记者必须出于公心、出于良心、出于诚意、出于善意。舆论监督的出发点和归宿点都应是建设性的,这是媒体的社会责任。如果媒体盲目追求“卖点”,随意策划“茶水验尿”之类的“新闻事件”,将丧失公信力。

(据《人民日报》)

(2)如果李毅中来回应“茶水发炎”事件

□尹之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事件有了新进展。

4月11日的《新京报》报道,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应这一事件时指出:医院的尿检程序不可能辨别送检的是不是尿液,该报道有悖于媒体记者职业道德的规范要求,是误导公众,不利于维持正常的医疗秩序,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专家则进一步作出解释:“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错不在医院,因为如果茶水有跟尿液类似的成分,就很容易会检出假阳性。

卫生部的批评乍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谁让你媒体没搞清楚“尿检程序不能识别茶水”的行规就搞暗访来了。但转回头一想,好像又没什么道理——媒体报道的“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本身就是事实啊。就算媒体没有在报道中解释清楚“尿检程序不能识别茶水”的行规,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疏忽而已。卫生部要真想挽回影响,能做的无非也就是在技术上进行一些解释,怎么能给媒体扣上“没有职业道德和误导公众”的帽子呢?卫生部的反应,让我看不到他们反思的诚意。

其实“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事件之所以会给人们这么大的联想空间,根源在于目前普遍存在的医德医风问题,在于患者对医院的普遍不信任心态,这一点,相信卫生部心知肚明。卫生部急匆匆地要把“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事件当作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而不是检验医德医风的一面镜子,实在很有些避重就轻、转移矛盾焦点的太极拳工夫。卫生部既然有跟大家打太极拳的工夫,倒还不如真正反思一下“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事件暴露的问题。比如说尿检程序无法识别尿液问题,常识告诉我,先搞清楚检测的是不是尿液,是正确检测的重要前提,否则的话,连送检的是什么东西都检测不出来,你让患者怎么相信医院?如果说没有职业道德,恶化医患关系,我看这比媒体报道“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要严重多了。

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前几天在接受采访时说“不能要求媒体每句话都说得对,因为媒体不是中纪委,媒体不是审计署,媒体不是调查组”,我倒是很想听到卫生部学学李毅中的虚怀若谷,不要动辄就给媒体扣上“没有职业道德、误导公众、恶化医患关系”的大帽子。在“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事件中,媒体也许存在一些监督技术上的疏忽,但既然“媒体不是中纪委,媒体不是审计署,媒体不是调查组”,卫生部就不能容忍这一点点的技术疏忽吗?对于卫生部来说,从“茶水当作尿液化验出发炎”事件中反思现有的尿检程序漏洞和人们不信任医院的心理根源,显然比避重就轻地扣帽子更有助于促进医患之间的和谐。

(据《现代快报》)

(3)“茶水发炎”事件并不存在媒体误导

□肖畅

“茶水发炎”事件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近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新闻发布会上首次给予回应。针对“茶水事件”,卫生部的调查研究结果表明:“医疗机构的检验仪器,是针对有特别指向的检验品”,仪器本身没有鉴定样品是否为尿液的程序,只会在等同于尿液的情况下进行检测。毛群安指出:媒体此次新闻策划“误导广大公众,并且已经使很多患者对医院检查结果产生了怀疑”。(4月11日《北京青年报》)

媒体此次策划,其实是代患者向医疗机构发出了质疑。在一个医疗服务行业整体形象不佳的背景下,我们以最苛刻的态度“鉴定”他们的服务,无可厚非。记者们以茶水做“实验”,检验的是医疗机构的服务水平和信誉。这样的新闻策划很常见,可以获得常规采访难以得到的信息。但是,卫生部的调查研究结果,却给了我们一个较之前相关报道更真实的真相,让我们对医疗检测程序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实际上,由“茶水事件”的开始到卫生部的出面澄清,这一系列新闻事件给了我们一个医疗检测程序和技术上的完整答复,医患双方完成了一次信息的平等交流。这样一个“误导”出的结果,又该如何看待呢?如果说“误导”,那么策划的动机值得考量。但在一个医疗专业信息封闭的环境下,无论是患者还是媒体,在信息失衡中所发现的事实和引发的质疑,都是一种合理的“苛责”。

对于媒体从业者来讲,追求新闻事件本质的真实和信息的平衡是基本的职业道德。但如果一个医疗检测程序的“指向”问题是要经过卫生部组织大规模调查研究而得出结果的话,那这样的信息显然是媒体无法提供甚至根本想不到的。事实真相要经过各种信息的整合而趋于完整,这也是为什么媒体报道需要保持各方的信息平衡。但对于复杂甚至神秘的医疗行业来讲,经过特别策划而“检测”出了惊人的结果,似乎足够让媒体和患者相信自己发现了不为人知的事实真相。

“很多患者对医院的检测结果产生了怀疑”,这是他们在事实真相逐渐清晰之前,对医疗技术的信任感缺失。但这并不是误导的结果。所谓误导,是媒体对于事实以独特的立场选择性的报道,并因此散发出一种不利于读者有益认知的信息。但在“茶水事件”中,这种信息选择是不存在的。在一个因高度专业化而产生的信息屏障中,媒体和读者同样对医疗检测程序存在“认知缺陷”。因这种“认知缺陷”产生的信息失衡,需要医疗单位自己弥补;面对患者的怀疑,医疗单位需要自证清白。

不管怎么说,没有“茶水发炎”,就不会有卫生部门的调查研究。试想:如果不是媒体而是普通患者发现了这一事实,又会有谁告诉我们真相呢?

(据红网)

附:

卫生部:媒体用茶水冒充尿液送检误导公众

卫生部称报道事与愿违

近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卫生部定时定点新闻发布会上正面回应:让医院的尿检程序去检验茶水,无异于打乱了有具体运行环境设定的电脑程序。大家相信该新闻策划的出发点也是希望改善医疗服务质量,但由于不了解医疗服务,结果事与愿违;卫生部组织专家研究认为,该报道有悖于媒体记者职业道德的规范要求,是误导公众,不利于维持正常的医疗秩序,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批评媒体并非拒绝监督

毛群安最后说,医疗活动是非常复杂的技术服务,“我对媒体做这样的事情提出批评,并不意味着卫生行政部门不接受舆论监督;应该说在当前的情况下,舆论监督对于我们发现一些问题,特别是发现一些带有倾向性的问题,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帮助和参考。”毛群安希望,媒体记者在发现和揭示医疗服务的问题时,前提应该是尊重科学,应该首先了解医疗服务,而不是像此事件这样别出心裁、事与愿违。

编校:施宇

作者:白剑峰 等

选择性尿液检查医学技术论文 篇3:

尿微量白蛋白的临床检验意义及诊断价值

随着人们生活方式、饮食结构等发生变化,生活、工作的压力不断增加,临床上慢性疾病的发病率也在不断提升。我们生活中常见的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脑血管疾病等,都属于慢性疾病的范畴。很多慢性疾病无法治愈,仅依靠药物、生活方式的改善等进行控制,但疾病依然在进展中。随着疾病进展至晚期,患者的肾脏器官会受累,产生受损。一旦肾脏受损,代表着原发性疾病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除了慢性疾病的并发症,肾炎、尿毒症等也是造成肾功能障碍的危险性疾病。临床早期确诊和治疗是改善预后的关键。血肌酐和血尿素指标是现阶段临床上用于肾脏疾病检查的常用指标,但是在两项指标正常的情况下,也无法绝对保证当前患者的肾脏没有受损。尿常规蛋白检测的结果提示阳性时,患者的肾脏损伤已经非常严重,失去最佳的治疗时间。尿微量白蛋白指标在临床上的检测价值逐渐被发现,可以用作肾损伤损伤早期的评估与诊断指标。正常肾小球存在天然的电荷屏障与孔径屏障,白蛋白不易通过,当遇到生理或病理因素影响时,这种屏障会被破坏,从而引起白蛋白尿。24h尿蛋白排泄率诊断尿微量白蛋白的“金标准”,临床上常采用晨尿或随机尿免疫比浊法检测尿微量白蛋白,敏感性较好,若微量白蛋白浓度截点位30mg/L,便可诊断尿微量白蛋白。

1.尿微量白蛋白是什么

在健康状态下,尿液中含有的白蛋白含量是非常少的,原因在于肾小球毛细血管基底膜的过滤功能。血管基底膜的直径约为5.5nm,而白蛋白的半径约为3.6nm。因此在健康状态下,白蛋白不能透过肾小球的滤过而进入尿液中,仅有极少量的存在。当人体肾脏组织受损时,肾小球发生病变,滤过功能发生异常,基底膜的通透性明显增高,这会造成白蛋白从尿液中排出。这就形成了我们常说的“蛋白尿”。但尿液中白蛋白的含量稍微超出正常的范圍时,可以被称为微量蛋白尿,但此时的变化较小,仅通过常规的检测方式难以发现这种变化。尿微量白蛋白对肾脏早期损伤的检测灵敏度高,一旦发生损伤,尿微量白蛋白指标就会发生变化,尿液中白蛋白的排出量增加。

2.临床检测方式有哪些?

随着临床检查技术的提升,现阶段应用于尿微量白蛋白的检测已经比较成熟,其检查灵敏度、准确性等均有所提升。现阶段临床上的检测方式较多,如免疫扩散法、酶联免疫吸附法、免疫比浊法等。从操作、准确性和经济性等综合考虑上看,免疫比浊法的应用较多。在实际的应用中,可根据患者疾病的类型和实际条件选择合适的检测方式。入院后,填写调查表,了解自身病史、年龄、性别等一般资料。取随机尿,或晨中段尿,送实验室检查。采用免疫比浊法测定尿微量白蛋白。同时进行常规生化分析,诊断患者的是否合并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等合并症,同时进行血压检测、血糖检测,评价血压、血糖控制的效果。诊断糖尿病与高血压并发症,同时进行积极的治疗,常规规范治疗2周,高血压患者给予一线抗高血压药物二联或三联用药,加强饮食管理,减少动物性蛋白摄入,禁用肾损伤药物。2周后复查尿微量白蛋白,分析尿微量白蛋白转阴与血压、血糖、血脂控制的相关性。以30mg/L作为截断值,进行分组,阳性者入选阳性组,阴性者入选阴性组。

3.尿微量白蛋白指标在临床疾病中的诊断价值

3.1 对于糖尿病肾病的检查

糖尿病是临床上发病率非常高的慢性疾病,随着疾病的进展,会出现并发症。糖尿病肾病是糖尿病非常严重的并发症,对患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治疗发现,在肾脏损伤的早期就可以获得专业的干预治疗,损伤可逆,可以取得非常好的治疗效果。因此,对糖尿病肾病进行早期确诊对于患者身体健康的保障是非常重要的。当患者处于早期糖尿病肾病时,肾小球滤过功能发生障碍,滤过膜的负电荷出现选择性丢失,因此尿液中白蛋白的含量会上升。临床上对糖尿病肾病患者进行检测发现,约有65%以上患者的尿微量白蛋白指标呈现不同程度的上升,这表示尿微量白蛋白可以作为确诊早期糖尿病肾病或评估肾功能损伤的重要指标。

3.2 应用在心血管疾病

关于尿微量白蛋白在心血管疾病中的检查价值,已经有较多的研究证实。微量白蛋白是血管损伤的重要标志,是促进动脉硬化形成的危险因素,也是动脉硬化的早期表现。尿微量白蛋白的指标上升,会增加心血管疾病患者死亡的风险。为了弄清楚尿微量白蛋白与心血管疾病之间的关系,首先要知道为什么肾小球的滤过功能会发生变化。研究发现,当非酶糖化蛋白质聚集肾小球基底膜上的含量比较多时,这样状态下,肾小球滤过屏障的通透性会明显增加,原先无法通过滤过膜的白蛋白会进入到尿液中。白蛋白大量凝集在血管内壁上,会诱发微血管病变。当患者急性心肌梗死发作时,应激状态会形成血管损伤,这种损伤也会造成短时间内尿微量白蛋白含量上升。因此,尿微量白蛋白的检测指标不仅是应激反应产生的结果,同时也可以反应出患者存在血管功能不良。

3.3 2型糖尿病合并冠心病的检测

从上文的讲述可以看出,尿微量白蛋白可以应用在糖尿病肾病和心血管疾病的早期检测中,是诊断早期糖尿病肾病的重要指标,也是预测冠心病预后的重要独立因子。临床研究发现,糖尿病肾病患者出现心脏功能明显降低时,患者心肌与冠脉也会产生一定损伤,因此造成尿微量白蛋白指标的变化。对出现尿微量白蛋白指标上升的糖尿病肾病患者进行检测时,可发现患者有明显动脉血管内皮功能受损情况的出现,这些因素会促进冠心病的发作,使左室功能受损,影响患者的身体健康。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尿微量白蛋白在早期肾损伤的评估与诊断中有着重要的价值,同时也是心血管疾病、高血压疾病的危险因素。慢性疾病、免疫系统疾病患者要定期接受尿微量白蛋白检测,通过指标含量的评估来衡量患者疾病的严重程度,给予早期确诊和治疗,改善患者的预后。

参考文献:

[1]洪世仁,向旭娥,李霄,等.尿糖与尿微量白蛋白联合检验糖尿病早期肾损伤的价值[J].医学信息,2016,29(35):307.

[2]黄兵.尿糖与尿微量白蛋白联合检验对糖尿病早期肾损伤的作用分析[J].医学信息,2016,29(18):173-173,174.

[3]李如粉.尿糖联合尿微量白蛋白检验对糖尿病早期肾损伤的诊断价值分析[J].当代医学,2016,22(36):9-10,11.

[4]杨艳新.尿糖尿微量白蛋白联合检验在糖尿病早期肾损伤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分析[J].中国医药指南,2016,14(32):170-170,171.

作者:谢承英

本文来自 99学术网(www.99xueshu.com),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上一篇:小企业国际市场营销策略论文下一篇:高职医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