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

2024-07-09

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精选8篇)

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 第1篇

仿佛早已在这尘世辗转了几个轮回,那些似曾相识的背影与刻骨铭心的笑脸在心底疯狂的滋长,直至吞噬了理智。有些前缘,在今生不一定能再续,就像有些人说不清为什么要散一样。而有些今世情结,却要等到下辈子再去守候。不管是否相信命运二字,但毕竟谁终究都不能陪谁到最后,连纳兰容若也只能感慨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却又有多少人能做到的“此生无憾”。

是不是前世的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每个人在我生命中的出现似乎都带着特殊的含义,有些人让我快乐,有些人让我悲伤,有些人让我成长,有些人让我抓狂……不管今生的你是在我的脑海中深深扎下了根还是匆匆而过的“陌路人”,谢谢都给我带来过心动的人,哪怕就只是停在那一瞬间。

哲学上说,人是活在矛盾中的,就像有些东西不希望放弃却又不得不放弃,有些人就是在这样般无奈的理论中暗淡与沉沦。此刻刻的我,也想呐喊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那些我们曾许下的浮夸的承诺,不管是“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还是“在天愿为比翼鸟”都被时间扑了空,哪一种无奈又不杂加着一丝凄凉美呢?哪一个人心中又不装着一个不可能的人呢?

"缘为冰,我将其拥入怀中,冰化了,我才发现缘没了,我信缘,不信佛,缘信佛,不信我”

或许,这些悲欢离合的泪才是真正属于我们的成长的泪水。

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 第2篇

每逢休息,早睡早起,一杯水就着两个白馍,三两下搞定,徒步20分钟到镇图书馆,找一僻静处坐下,与书共舞,其乐融融。

在校时常沉迷于苏联小说。那时,《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叶尔绍夫兄弟》、《铁流》、《毁灭》、《金星英雄》……都是我枕边的“爱人”,她们陪伴我度过了中学时代。

某日,在图书目录中觅得苏联小说《海鸥》,欣喜若狂。循着目录的指引,我信步来到书架前。寻来找去,难觅书踪,不禁自言自语道:你在哪呀,干嘛老躲着我呢?

你找啥书呀?一个甜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可以帮你一起找啊。

抬头举目,见一妙龄女郎,身着一袭粉红色连衣裙,正婷婷玉立于书架右侧浏览着一本书。我想找苏联长篇小说《海鸥》,我说,找来找去就是找不着。

哦,这本书呀,我正看着呢,她把书轻轻地扬了扬说,想不到我们还有共同的爱好哦。

唉,真可惜呀,另外两本被人借走了,我惋惜地说,要是还有一本的话那该多好呀。

要不,你先看吧,那女孩大方地说,我再看其它的书。

君子勿夺人之爱,我咋好意思夺你所爱呢,我忐忑不安地说。

要不,我们一起看吧,女孩热情地发出邀请。

我客气地说,打搅了,还没请教你贵姓大名呢。

免贵姓庄,小名海燕,女孩缅甸地说,叫我小燕子就行了。

我姓辛,字酷明,就是酷呆了的酷,明明白白的明,要是用软绵绵的官话叫我,就变成了辛苦命。

哈哈哈,你的名字真有意思呀。我们离乡背井出来打工的,哪一个不是辛苦命呀?哈哈哈……她银铃般的笑声,消除了我的尴尬、拘谨。

海燕看《海鸥》,太有意思了,不过,在大海上,海燕可比海鸥更勇敢哟,我调侃地说,但不管咋说,她可是你的姐姐哟。海燕扑闪着一双大眼,绯红着脸,一语不发。

我们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津津有味地看起书来。我们飞快地阅读着,简直就是一目十行呀。海燕尖尖的玉指在书页上轻快地翻动,四只不知疲倦的眼睛在书上来回扫视。直到把书看完了,我们才觉得太对不起咕咕叫的肚子了。

以后的每个休息日,我们都在镇图书馆度过。不久,我们翻遍了图书馆的外国名著,把阵地转移到了南海购书中心。在那里,我们各自寻找喜爱的书,席地而读。偶尔买书,也是海燕出的“馊”主意——各买一本,互换着看,一本变两本。

哎呀,想不到你还挺会过日子哟,一次,我故意借题发挥,用言语揶揄海燕,要是将来谁娶了你,真是有福气哟!

我谁都不嫁,海燕杏目圆瞪,嗔着说,你就那么嫌弃我吗?

我可没钱娶你这大美女哟,话刚出口,我就后悔莫及了。

谁要你的钱了!有钱就多买几本书堵住你的嘴巴……

蜂缘优美散文 第3篇

“挟蕊撷香千里苦,营巢酿蜜万家甜。”一首首赞歌,蜜蜂当之无愧。农耕时代家有“三子”(家蜂子、燕子、鸽子)通常为吉兆,家庭必兴旺发达。

尤其是蜜蜂(俗称家蜂)即中蜂,如天然林一般全是自然生存,不需费力而得利。那年春天,得乡邻指教我将一只涂抹糖汁的木桶置于窗口,不多日,真的飞来一桶家蜂令我喜不自胜。

从此屋里嗡嗡声朝暮不息,十分悦耳。人勤春三早,蜜蜂更早,飞出去飞进来,忙忙碌碌。那精致的身体,透明的薄翼,小小院落空间里闪现着金黄的色彩,十分壮观,十分热闹。

艳阳高照,金黄色油菜花田间一片嗡嗡声响。小蜜蜂在花丛中,时而上时而下穿梭飞行,嘤嘤吟唱。俯身细看,这小精灵迅速扇动它的翅膀,转动它的复眼,快乐地张合它的口器,不一时便衔着小小黄点,满载而归,不知疲倦。

一个有组织有分工有纪律的群体,一个庞大而分散的劳动狂欢场面,使我十分惊叹。蜜蜂群体有蜂王,负责产卵;雄蜂交尾,其中有游荡者,实为择优劣汰,繁殖后代。工蜂则内勤外勤全包,营造巢房,采花酿蜜,打扫卫生并抵御外敌入侵,任劳任怨。正是:各尽其能各尽其力各负其责。小小昆虫竟有如此科学化、系统化管理,形成一个统一有机的整体,令人钦佩。正如莎士比亚所论那样:“诸天的`星辰,在运行的时候,谁都遵循各自的轨道,仿照一定的范围,季侯和方式,履行它经常的职责。”如此才有日出月落、朝暮和四季交替,以及明月高照或星光灿烂的夜空。

秋天夜晚,我将蜜蜂轻轻端起,觉得很沉。山乡素有取蜜过重阳的习俗,可以取蜜了。那晚凉风习习非常适宜,便以老办法取蜜。一把帚一把锅铲,一把铁钳加一碗清水。趁黑先将蜂桶口朝上,快速盖上斗笠,双手用木棒依次“嘭嘭嘭”地轻敲轻打,以驱赶蜜蜂离开巢脾。约二十分钟,估计绝大多数蜜蜂爬上了斗笠,便将落满一窝蜂的斗笠端至一旁。打手电一照即喷几口水,将残留的蜜蜂翅膀淋湿。看那巢脾一瓣瓣布满木桶,椭圆形状,密密匝匝鳞次栉比,如此精致的工艺,堪与花店里美丽的花篮相媲美。再操起铁钳伸进一块巢脾底根,暗劲掰动继而夹出来。扫净残留的便,将蜜脾搁置于事先准备的大脸盆里。依次半小时取完,得留一、二瓣以备其过冬之粮。清除桶底杂物,便将斗笠连蜂群依然端回蜂桶上,蜜蜂即自动入桶。取完蜜脾便是过滤蜂蜜和提炼蜂蜡了。

呈琥珀晶黄色蜜糖,很黏稠。将糯米糍粑黏上蜜,尝一口,那香甜鲜美无可比拟,沁入心脾。一家人于院里正品尝着美味,月儿已经出山,银白的月儿探出半张脸,很羡慕我们如此快乐地欢度重阳佳节似的。

自然养中蜂易惹巢虫侵害,我遵书上用琉黄熏灭巢虫。又有大黄蜂侵袭,蜂群尖叫混乱,便守候桶旁用扫帚扑打,兼用蛛网粘捕帮助它们。可后来蜂群仍趋衰败,乃施农药所致。爱莫能助,期待农村实施生物防治。

这一年,淮北来了个养蜂人老罗夫妇,拉来一车蜂箱,也是中蜂,摆得整整齐齐,搭起帐篷,在我村过冬。

晴天,老罗戴一顶蜂帽,就像阿拉伯人,在蜂箱中穿梭忙碌。蜜蜂们在周围嘤嘤地飞翔着。

妻是热心人,见他们出门难便送些菜或烧些开水送去,老罗得知我有颈椎宿疾,自告奋勇说用一种蜂螫法治疗颈椎,我欣然接受。

我将衣领卷起,双手扶椅靠坐于蜂箱旁。老罗信手拈来一只蜜蜂贴我颈脖,顿时,针刺带火辣疼痛中,觉得似一股电流涌进皮肉,迅速进入血管和神经。与前电疗无异,不过比电疗要剧痛。蜂螫之痛战胜了颈椎之酸胀疼。我感到颤抖,为不使老罗手软,心里默记“关云长刮骨疗毒”,装着若无其事,谈笑风生。我的颤抖与蜜蜂的颤抖如出一辙。而失去蜂液的蜜蜂从我脖子上取下时,其尾针从体内一同带出来,那是舍了生命力的拖肠扯肚,慢慢爬行,很快死去。我虽疼痛难忍,但想到蜜蜂为我而死,想到爱蜂如命的老罗如此慷慨热心,依然咬紧牙关,让他一共螫了七、八只蜜蜂。末了,僵硬胀痛的颈脖便轻松了许多。

我与《缘》优美散文 第4篇

我们人类活在这个世上不只是简单地生存,我们需要精神的力量,这种精神的力量决定着我们生活的品质。我们都在看这个世界,我们在思考,我们有表达的欲望,有的人习惯用口语来表达,而我最想用文字来表达,因为我觉得中国文字最优雅、最富深意。当我发现缘分美好的那刻起,我就有用美丽的词句来写作《缘》的冲动。

那时,我的人生处于低谷,我的世界是由阴雨、冷风和沙尘构成。身体、感情、工作的种种不幸纷纷撞击着我脆弱的神经,我有时悲伤至极,有时沮丧至极。我孤独的身影常常在冷冷的月夜在只有一扇锈迹斑斑的窗户屋内徘徊,正是这无数次夜晚的徘徊令我剖析,令我思考。

乡村的夜晚空旷、宁静,站在窗前往外看,有时黑??的一片,有时能模糊地看到起伏绵延的田野和树木,像一列奔马,像无数悲壮的音符,像鬼魅之影不断地晃动着,晃动着,令人心生畏惧,于是我赶快拉下窗帘坐在房间。我的房间大约十平米,里面摆设简陋、陈旧,就一床一桌一凳,最值钱的就是我的电脑了(这是我当时竭尽所能购买的),但不能上网,我就在键盘上不断地敲打着,敲打着,以排除无穷的孤寂和隐隐的畏惧,我想象着美好,想象有人与我走得很近,向我微笑着,帮助我,鼓励我,我在虚构的美丽世界里独自享受着。

我把我自己的故事放在《缘》的中央,描写生活中很平凡的事情,甚至是琐事,以展现人物的命运。在此同时,我努力宣扬真善美——还原生活的真,传递人性的善,表现人间的美。我觉得一部作品的价值,就在于它是否能提升读者的心境,而真善美就是人生高处最娇艳的鲜花。人性本善,只要我们这个世界将人性的真善美积极调动起来,生活才会变得美好。我想,我的《缘》能参与到调动人性真善美的行列之中。

写书的过程是痛苦的。我经历了连我自己如今回想起来都难以置信的痛苦,但我认为:不幸会教人思考,痛苦会成为人的一笔巨大财富,只要你不懈努力,积极向上。完稿之后,我如同穿越了千山万水,最后到达了一座歇亭,我喜极而泣,我闻到了花香,我享受着微风给我带来的愉悦之感。

《缘》共有四十万字,四十二章。整本书如一座现代版的大观园。浪漫而清新迷人的`紫色书封如一扇大门,将你带入一个童话般的天地——四十万个文字有的如珠玑连接在一起,做成了各种各样闪耀着光芒的艺术品;有的如鲜花,一树树,一丛丛,一片片;有的如青草,青青翠翠,挂着露珠,眨着眼睛;有的如小桥、流水、行云;有的如颗颗彩石铺成道路,引领你走向庭院深深。

我的文字缘优美散文 第5篇

人和人相识的机缘很有趣。比如,我和几位文友认识之前从未谋面,有的是听别人说起,有的是通过报刊杂志见到他们的文字,可能是因为共同意趣,初次见面,便一见如故。再见面时,便成了老朋友。至今想来,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35年前,我还是一名学生,就知道胡老师的大名,也读过他的文章。20多年前,我偶然到胡老师在家里,看到了他写的书,让我爱不释手,胡老师就赠了我一套。几年后在城区举办的学术年会上,又谈到这事。他说,那套书当时确实没有多的,给我的是仅存的珍藏版,我听后非常感动。有时有时间还到老师那儿去玩,或在电话中向胡老师请教或交流,他成了我要好的`老师和朋友之一。记得在那没有电脑的年月,我到学校进修时还帮老师用文稿纸转抄过他的文章,可能就是在那时点燃了我的文学之火。几十年过去了,在我的文字里好像还有他的影子。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乡镇工作,那时乡下业余文化活动少,学术空气不浓,不少同事晚上就是在桌上玩牌过日子,不带点彩还觉得没意思,时间一长了伤身体,赢了别人不高兴,输了自己又后悔。终于发现有几位同事喜欢玩文字,就经常和他们在一起活动,探讨业务,谈古论今,心情好时写点东西,大家互相帮助,相互鼓励,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几个文友商量,将已发表的文章汇编成了一本小册子,虽然是油印的,可我至今仍保存着,偶尔拿出来看看,还是让人的兴奋。

与本地的李老师相识的过程就与我们汇编的小册子有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乡镇工作的人家里有电脑的很少,特别是那时的电脑程序还比较复杂,不下点功夫学不了。我听说李老师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还会电脑,加上经常在本地晚报上见到他发表的散文,印象就比较深。后来经人介绍认识,因有共同的爱好,很快交上了朋友,就请他帮忙把那文集,打成电子文本,没想到他答应的很爽快。李老师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还像正规杂志一样了排版,只是还是打印在腊纸上,再手工用油墨印刷到白纸上,来来往往两个多月才完成。去年春天李老师还专门给我赠送了一本书,让我别吃惊的是书的内容不是散文,而是如何教育孩子。这才想起他有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儿,她大学读的是文学,硕士研究生读的心理学,博士研究生读的是管理学,他对女儿的爱就记在这本书上。

我又与哈哥成了朋友。其实年轻时就和他在同一个乡镇工作,只是没有深交而已。听说他刚参加工作哈哥也是有点调皮,他在当英语老师时曾穿着民国时期的长布衫给学生上课,还成立了文学社,让领导感觉他有点另类。后来他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才能才得到充分发挥。

本世纪初,哈哥得了肿瘤,先后做三次手术,多次化疗,大多数人认为他快不行了,可他至今仍活得精神,在住院期间坚持每天写一首诗,累计写了一千多首。有不少文学爱好者经常到病房请教,他也是来者不拒,并根据文学爱好者在写作中存在的问题,举办了一期写作培训班。最近我打电话问他在忙什么,他说,正在把那些诗歌整理后出版。

哈哥虽然和我在同城工作,可能是工作太忙,相见的机会很少,20底有机会遇上了他,请他指点,他没有摆出大家的架子,而是像老师教学生一样,就如何下笔才能既表达思想又能吸引读者,从遣词造句到起承转合,从选材内容到衔接过渡,一点点引导我摆脱掉曾经的八股味。这我才知道,原来我写文章问题这么多,难怪别人不用,或不愿意点评呢。

哈哥常约一些文友来在一起喝茶、聊天、赏析,感觉是和老朋友在一起聚会,随性自然和谐。偶尔也会在微信上交流文学及生活。有一次,哈哥在外地治病,还专门给打来电话,说城里的孙爷爷有许多故事,要我去采访一下。哈哥年龄虽然小我两岁,但他那诲人不倦、刻苦勤勉的精神确实感染了我。有时我说写散文是好玩的,哈哥听了很不高兴,严肃地对我说,要写就认真写。就这样,我的业余时间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他也成了我的又一挚友和老师。

给我记忆最深的是曾老师,我们是同行,刚参加工作时曾老师就在行内很有名气,特别是他文字功夫好,经常在专业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后来改行写一些健康教育的文章,就是用一个故事,引出一些养身防病的知识,因很受读者欢迎,也提高了他的写作兴趣。每次遇到他总是离不开这个话题。到他七十岁时已是写这方面文章的全国前五十名的专家。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曾老师曾想出版一本专著,可当时只有自费出版,就放弃了。到了他八十岁时,一家出版社找他出书,高兴的是不仅不需要自己出钱,还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其实曾老师这年龄关心的已不是钱的问题,更重的是对他人生价值得到认可。有时他对我说,对发表的文章,要与原稿核对一下,哪怕是标点符号,都要关注,这也自我提高的过程。在文学缘分的牵引下,从他们身上,知道了写作还需要扎实的理论修养,需要一颗永不放弃的心,需要心与心的交流,那些坚持的人们还真能带动一种尚文的风气。

我想我总是在想优美散文 第6篇

我想,两个人在一起要折寿的话,还是不要在一起的好.我想,还是各自过完自己的一辈子,像两条平行线段一样(是线段,不是直线,因为线段既有起点,又有终点),不要相交的好.我想,所有人的人生路,共同构成了一座城市,每个人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进着.偶尔会有两个人在岔路口相遇,但很快便匆匆离开,顺着自己原来的道路离开对方,或者,两人开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我想,两个人不过是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相遇而已,既然走不到一起,那么迟早要分道扬镳.你的驻足,虽减缓了与她的距离,却也注定了越来越远.我想,我该启程了,或许,在下个路口,还会遇见,不能因为自己现在的停留,而失去了和她在下一个路口的相遇.我想,我是老了.是的,我老了,不是所谓的长大了.或许,从一个刚刚18岁的少年嘴里冒出一句“我老了”,多少有点骇人听闻吧.我想,我总是在想,我把所有的如果都想了一遍,最后却忘了想结果.我想.我又要想了.我想,“如果”是改变不了命运的,就像<<爱情公寓>>里,没有如果.可能到最后,唯一改变的,是我们通往罗马的道路,条条大道通罗马,路的改变,却改变不了最后的命运.我想,我们只有相信,也只能相信,最后一切都是好的,如果不是好的,说明还不到最后.我想,焰火如果是黑色的,那该多美好,那样的话,我就不用一个人孤独的在夜晚看焰火了.我可以和很多陌生人,一起在白天看那黑色的寂寞火花了.我想,那虽然很单调,自己却不会寂寞了.我想,那黑色的火花在空明的天空绽放时,一定会很美,很美.一定会比那些在黑夜绽放的五颜六色的火花要美,要圣洁.我想,我可以想象得出,那盛大的黑色火花在天空华丽绽放的场面.我想,我是一个不会安慰自己的人,也是一个不会安慰别人的人.我渴望去安慰别人,只是,不喜欢被别人(父母以外,下面均为父母除外的人)安慰.其实,这是个病句.因为我从来没有被父母以外的人安慰过,我不知道被他们安慰是什么感觉.我想,我曾经也渴望过被人安慰,只是到了后来,我忘了我曾经渴望过被人安慰.我最近总是在想,为什么小时候认为苦的东西,认为痛的东西,长大后,便不再那么苦,那么痛了呢?

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 第7篇

一生之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是为说走就走的旅行。匆匆忙忙的旅行,如同匆匆忙忙的人生,就在匆忙里人们不知道何时停下自己急促的脚步,回头看看自己留下的`脚印,是否背离了自己的初衷,有违了自己的选择。它们或许已经被雨水或者阳光模糊了痕迹,但是只要自己心里清楚,明白自己曾经踏过这片土地,知道自己曾经和这个地方有过交集,那么就应该满足这一段经历,因为它有值得人们去怀念的点滴,即使哪天走到了黑暗的角落里,记忆里也有抚慰心伤的一幕幕画面。

其实人生这两个字背负着的不止是生命的开始到结束,它们的意义太深刻,超出了活着的人所能思考的范围。我明知自己不该随口就提,虽然轻薄了人生可还是有所难免。人生的路上不管是握紧拳头,不管还是撒开双手,人生活一场,烟雨落花,平静地看人生。山无数,水也无数,人活一回,坐看梅花笑,好似不系舟。疏雨青烟,何苦悲秋。

光阴似箭,我们如梭。人们应该尽力留给自己多一些时间,该留给自己的一定要留给自己。虽说路途艰难,可是人们始终要一个人走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曾想过许给自己一段安然的时光,一片晴朗的天空,背上行囊。携一缕青丝,系一条绸带,走向远方,去思考人心深处的生活的定义,去感悟生命的意义,寻找灵台的平静,去创造自己的意境。

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 第8篇

这场美丽的相遇的对象,可以是人,可以是物;可以是雨后霓虹,可以是长河落日;可以是璀璨的流星雨,可以是不期而遇的一轮红月亮,可以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我这里要说的,是我和一座山的美丽相遇。而这座山距我千里之遥,地处安徽省淮南市,临淮河耸立,名字叫作八公山。

远在千里之外,而有美丽的邂逅,甚至令人产生“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怦然心动的感觉,也真是应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的老话了。

因为,说起八公山,我们真的是相逢何必曾相识。在我走近她之前,我对她还是一脸的陌生,闻所未闻,毫无所知,根本不像三山五岳,还在我的孩提时代就如雷贯耳,叫我久仰大名了。然而,久仰大名是一回事,有没有缘分邂逅却是另外一回事。八公山虽无盛名,我却能与之相遇结识,足见我与之有缘。而且,这缘份看似偶然,实是必然的。

我的姓氏淮姓是个极其稀罕的姓氏。早年间,朋友们问起我的姓氏渊源,我因不明究里,常常瞠目结舌,一脸尴尬。为了对得起自己在大家伙心目中是个文化人的脸面尊严,我下决心探寻研究我的姓氏来历。没想到,这一探寻竟探寻到了淮南王刘安那里,也就是说我这族淮氏渊源于刘姓。纸色早已泛黄的几本清朝年间的、民国初年的家谱,都大同小异地赫然记载着,始考祖姓刘讳安,为汉朝之臣,官拜淮南王……如此云云。上网查阅淮姓起源,也果然有此一说。

我曾读到过,历史上有人为了达到系出名门、出身高贵显赫的目的,费尽心机地把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某某名垂千古的先贤圣人或名臣良将搬出来尊为先祖,结果贻笑大方反成笑柄的事。所以,对本族家谱所记深信不疑,为什么?就因为淮南王刘安在历史上背负着“企图谋反”的罪名,且至今在银幕银屏上仍被以任人指摘的“反王”形象示人。谁愿承认被人唾骂的历史罪人为祖呢?而本族淮姓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甚至杀身之祸,从古至今就尊刘安为始祖,可见只有宁背恶名、不负先祖的拳拳之心,并无沽名钓誉、攀龙附凤的欺世盗名之意。再查资料,刘安为淮南王时,都城就在今天淮南市下辖的寿县,而且刘安的墓冢竟然被保护得极好,先后列为安徽省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心里便产生了亲临拜谒的念头。

2016年元旦假期,我驱车千里,专程奔赴魂牵梦萦的淮南寻根问祖,到寿县拜祭始祖刘安。在这里,与从无耳闻的八公山不期而遇,相见恨晚。

那一天,我们四位淮氏家族成员在淮南友人的陪同和引领下,带着水果、食物、酒水和香烛一应祭品,出古老的寿县城往北约三四华里,来到一座山脚下的淮南王刘安墓园,摆上祭品,洒酒焚香,虔诚地拜祭始祖,并绕冢一周,瞻仰了整个坟墓。

友人告知,这座山叫八公山,在当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其名就得之于淮南王刘安幕下的八位上贤:左吴、李尚、苏飞、田由、毛被、雷被、伍被、晋昌。这八人深受刘安赏识,被誉为“八公”。从山名的由来,便可知八公山集山色风光与悠久人文于一身,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蕴,用句时髦新潮的话说,是“一座有故事的山”。在淮南,一谈刘安,人们必谈八公山;而一谈八公山,更是绕不过避不开刘安。如此说来,刘安安葬于此,可谓正得其所。而我与八公山的相遇,自然也就从偶然变成必然了。无论我早来,还是迟到,她都在这里耐心地等着我。这是两千多年前,我们就注定的缘分!

在友人的热情带领下,我们满怀对始祖的思慕之情,穿石林,踏幽径,先后游览了坐落在炼丹谷中新修建的汉淮南王宫、淮南子文化园等景点,并在刘安与八公们的著述《淮南鸿烈》雕塑前留影纪念。

虽然,我去的时间不凑巧,正是数九之时,错过了八公山风姿绰约最迷人的花期。冬日的萧瑟,使八公山叶落花谢,韵致锐减,显得其貌不扬,只有苍松劲柏还多少透着些绿意。我想,也许这正是冥冥中八公山有意把朴素真实的一面呈现给我。况且,少了撩人的秀色让人眼花目眩,更能平心静气地体味八公山的文化内涵和底蕴。

一边游览,一听着友人如数家珍般地介绍,我深感八公山这座充满故事的历史文化名山,她的许多故事和始祖刘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遥想当年,刘安祖招贤纳士,编撰《淮南鸿烈》(又称《淮南子》),使得淮南国都城寿春汇集了当时大汉天下一等一的济济人才,当年的八公山荟萃了其时顶尖的思想文化形态。也许,当年那一幕幕主客谈经论道、帐下鸿儒舌辩的场景,八公山都还历历在目:刘安一次次携来百侣曾游,与幕下的宾客们一边漫步山林,一边讨论著述;一边骋目远眺,一边踏歌吟赋。当然,时常不离左右紧随其后的,必是深受其赏识的八公了。也许,包罗万象、涉猎广阔的鸿篇巨制《淮南子》就诞生在八公山中。这部涉及政治学、哲学、伦理学、史学、文学、经济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农业水利、医学养生等诸多领域,被唐代著名的史学家刘知几评价为“牢笼天地、博极古今”的绝代奇书,浸透了刘安和八公等著述者的多少心血和汗水,恐怕也只有昼夜目睹的八公山知道。可以说,正是刘安此举,为八公山成为历史文化名山奠定了至关重要的第一块基石!

是的,八公山不会忘记,是刘安在历史上第一个树立起屈原的伟大形象,从而使屈子这个蒙冤诤臣拨云见日,照射出高山仰止的耀眼光芒!“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刘安以一篇一气呵成、激情澎湃的《离骚传》,将屈原和《离骚》推向一个空前的高度,使屈子成为万世景仰的爱国主义诗人。然而,历史却常常有着惊人的相似!刘安,这个身体力行效仿屈原的诸侯臣公,竟然遭致了和屈原几乎同样的命运:屈子纵身一跃跳入了汨罗江,刘安被控谋反而自刎!嗟乎,置身八公山中,听耳鬓风声呜咽,犹闻历史在这里扼腕唏嘘!

是的,八公山没有忘记,是她的王刘安和八公无心插柳,偶然发明的一块鲜嫩绵滑白玉般的豆腐,让她被知恩图报的老百姓念叨到如今。因为,这块豆腐叫作“八公山豆腐”。她与豆腐一齐扬名,还因为这块以其名命名的豆腐,所取之水为她独有的珍珠泉、玉露泉等名泉,所选用黄豆乃当地生产,最是地道,最为人喜食乐道。我在享用八公山豆腐的过程中,也深感其品相之细腻,入口之酥爽,远非平日所吃的豆腐可比。

是的,八公山还记得,是她的王刘安赋予了她道家仙气。遥想当年,作为黄老哲学一面旗帜的刘安,被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侄皇汉武帝刘彻扣上谋逆的罪名自刎后,善良的淮南国百姓不愿信此污名噩耗,宁可相信他们的淮南王是得道成仙,并演绎出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说是淮南王服丹药后,如仙人一般,飞升云天。还有一些药渣剩留在地上的器皿之中,被豢养的鸡和狗吃了,结果鸡狗也升天而去。这个典故先后被《太平寰宇记》、《神仙传》等收录,因而越传越广,流传至今。它表明,老百姓心里有杆秤,公道自在百姓中,但却为八公山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自汉以降,或许是冲着刘安推崇的屈子而来,也或许是冲着“牢笼天地、博极古今”的《淮南子》而来,又或许是冲着刘安遗留下的仙气而来,总之,八公山像一块文化磁石,吸引了后世无数文人骚客会于此间。尤其是诗仙李白、诗圣杜甫、文起八代之衰韩愈、唐宋八大家的欧阳修、苏轼以及刘禹锡、王安石等等,这些唐诗宋词时代光环耀眼的泰斗级文豪的纷至沓来,和他们竞相抒写下的瑰丽壮美的诗词歌赋,让八公山瞬时间又成为一座充满诗意词韵的山,为八公山成为历史文化名山倍添夺目光彩。

初次身临其境、置身于八公山中,每走一步,我的眼前都浮现出始祖刘安那飘逸的身影,让我无时不刻感受到,八公山处处都留着他的印记。是呵,他将他的风骨、他的魂魄、他的文采华章、他的一切,都留给了八公山。或许这山也早已和他浑然一体,成为他的化身了!难怪友人说,在淮南谈刘安,必谈八公山;谈八公山,必谈刘安。

前岁至今,我惜别八公山已两年多了。然而,这两年多来,八公山始终萦绕在我的心中。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和八公山结缘了!此生我非但忘却不掉她,反将一次次地来看望她、亲近她,陶醉在我们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本文为“化泉春杯”全国散文征文大赛参赛文章)

本文来自 99学术网(www.99xueshu.com),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悲欢离合总是缘优美散文】相关文章:

离合器实训总结07-12

关于离合词的论文题目04-04

离合器毕业设计论文题目04-08

双离合器式自动变速器05-15

汉语离合词与对外汉语教学论文04-12

上一篇:品牌建设研讨会发言稿下一篇:物物交换的活动策划

全站热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