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民居元素范文

2024-07-09

古民居元素范文(精选6篇)

古民居元素 第1篇

一、概述

俞源村位于浙江省武义县城西南20公里处, 同时位于浙中山区的河谷地带, 在清代的交通体系中, 其地理条件有着一定的优势。俞源村保存着大量完整的古建筑, 大致按上宅、下宅和前宅分为三区。浙江民居的室内装饰, 无论是木雕、砖石雕、彩画还是壁画, 都各具特色, 匠心独运。

二、俞源村古民居建筑装饰细部的现状 (1) 壁画装饰

俞源村古民居建筑各装饰细部主要以壁画为装饰手段, 丰富的彩画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装饰, 大多由漆匠绘制, 也有专业的工匠。可惜因为保存不当, 彩画现在大多已模糊不清。

1. 陈弄屋壁画

陈弄屋壁画主要装饰在院墙内、外檐下, 用墨仿照传统建筑木结构绘制, 在斗拱之间的空隙处, 采用开窗形式分段绘人物、花草等, 再用万字纹饰隔开。柱间绘额枋, 以连续的块面分绘人物故事等。

2. 谷仓楼壁画

谷仓楼也称下菜园, 由俞源村余君泰建于清嘉庆八年, 后因俞占模将建筑用为收租、堆放稻谷而得名“谷仓”。正屋厢房台基环绕天井台基, 平面通行, 高度分为天井台基、正屋厢房台基两个部分。正屋和厢房均为两层结构, 单檐硬山两面坡屋顶, 厢房东山向院墙的一侧做成低于正脊的马头。

(2) 木雕装饰

我国四大木雕之乡中, 东阳木雕和黄杨木雕都在浙江, 从现有的浙江民居室内的装饰来看, 牛腿、叠斗、呈方普遍应用在宗祠、庙宇和住宅中高度装饰, 除此之外, 大木主要应用在宗祠、庙宇和厅堂里和大型住宅的大厅、门厅里, 而小木主要应用在窗的各有一只鳌鱼, 正中则有一个花盆, 都是非常精致的砖雕。

三、门窗装饰风格

我国的各个地区, 由于文化不同, 在门窗装饰的风格和题材也大相径庭。例如, 以陕西和山西代表的中原地区文化传统深厚, 所以门窗装饰显得稳重, 淳朴。以广东、福建等为代表的沿海地区经济发达, 因此门窗装饰显得富丽堂皇。而以江苏、浙江为代表的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浪漫繁华之地, 因此表现在建筑和装饰文化上则多富诗情画意的气息。

1. 实用性

在浙江传统民居的门窗的装饰中, 实用性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在强调实用性的基础上, 强调艺术手法的工艺性、图案的装饰性。二者相辅相成, 协调统一, 寓装饰性于实用性, 而不是单纯为了装饰而装饰。

2. 教育性

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儒学为核心, 儒家思想对我国影响深远, 浙江地区自古也是文人墨客辈出的地方, 因此在民居门窗的装饰中无不体现了“儒”的装饰特点。

3. 象征性

四君子“梅、兰、竹、菊”等装饰元素在浙江传统民居门窗的装饰里出现的频率也颇高, 因为它们各自都象征着高尚的情操和品格。梅的一身傲骨, 兰的孤芳自赏, 竹的高风亮节, 菊的素雅坚贞, 自古都被人们拿来比拟高洁情操。人们不仅用诗文来赞颂四君子, 用笔墨来再现四君子, 更是把它们最为装饰的题材, 时刻鞭策自己学习四君子的美好品格。

四、结语

浙江民居室内的传统装饰是我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存, 因此也正在日益受到国家的重视和保护。它们是艺术爱好者、设计者和教育者学习和研究的第一手珍贵资料和活文物, 我们应该将这些民居的传统文化、装饰图案、技法工艺传承、保护、开发、利用并创造, 发展中华民族新时期的名村名镇的传统建筑文化。

参考文献

[1]徐哲民.论俞源村古民居建筑的艺术设计[J].建筑与文化.2011.3.[1]徐哲民.论俞源村古民居建筑的艺术设计[J].建筑与文化.2011.3.

[2]徐哲民.论俞源村古民居建筑的艺术设计[J].建筑与文化.2011.3.[2]徐哲民.论俞源村古民居建筑的艺术设计[J].建筑与文化.2011.3.

春游河阳古民居作文 第2篇

可爱的春姑娘,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人间,那一片生机的景象便随之来到四面八方,整个世界像刚从一个漫长的睡梦中苏醒过来。

我来到了河阳古民居。牌坊上写着义阳朱氏和河阳古民居,喜庆的灯笼也还未摘下,一切都还刚刚苏醒!继续走,俩边是村史廊,说着这里的简介等详情。

走在去往虚竹公祠的路上,沉睡了许久的小溪叮咚叮咚地歌唱,突然,远处旧屋边竖着一把梯子,梯子上放着竹篮,破花盆,一盆盆美丽可爱的蝴蝶兰放在架子上,仿佛成群的蝴蝶栖息在细长的`花枝上。我走近细看,只见每一片扇形的花瓣是白和紫,它像害羞的少女脸上泛起的红晕,妩媚而自然。

来到虚竹公祠,屋檐上刻着精美的图案,复杂多样。门上写着四个铿锵有力的大字:朱家学院。走进公祠,一排排桌椅吸引我的眼球,正前面,一块木板立在地上,刻着朱家家训。

参观完虚竹公祠,我走在了小巷中,一边,茂盛的叶子中藏着艳丽的小花。啊!一棵棵玉兰树正在迎风向我们招手。一枝枝柔细的树枝上,一朵朵花挂在枝头,她们穿着粉带白色的衣裳,亭亭玉立妩媚在江南水乡,清香远溢,让我想起了张茂吴的《玉兰》:千花红紫艳阳看,素质摇光独立难。但有一枝堪比玉,何须九畹始征兰。

我走进了荷公特祠,远远被一个个圆石头吸引住了,底下铺满鹅卵石,水是那么清,水中正游着几条可爱的小鱼,走进荷公特祠,中间的植物像被春姑娘施了魔法似的,那么的生机勃勃!几棵刚发芽的小树屹立在中间,绿色的芽,细细的树干。地面长满了小草,正前方,一堵用青砖做的墙,优美而古雅。啊!一颗颗鹅卵石拼了一个小水坛,小水车在小水坛中。

走出荷公特祠,小鸭在小池塘中嬉戏,喝水。池塘旁,一棵翩翩起舞的茶花站在这里,茶花的花瓣层层叠叠,它像婴儿甜美的笑脸,许多花都和它争奇斗艳!有的已经完全盛开了,小巧的花苞鲜嫩可爱。有的刚刚绽放,它们的形态各种各样。有的含羞待放,它们显得格外娇艳。

春风吹起,我们便来到了八士门,这是河阳古村的正门,门前有一对石雕,没有了头,被朱元璋称为‘稀罕’。穿过八士门,这是一条小街,个个店门挂着新年灯笼,到处还都是春日刚刚苏醒的样子!几棵刚长出叶子的大树,把初春的暖阳遮住了,就如站在大伞下那样的凉爽!

最后,我来到了八拱桥,这是由石砖组成的八个拱桥洞的桥,桥的上面刻着龙,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终年潺潺流水。溪的两边,种这几棵大树,婀娜的舞姿,是那么美,那么自然。当小鸟站在树上歌唱时,流水也在唱和。

东阳古民居 第3篇

自然形态

东阳地处浙江腹地,扼婺、衢、处、台、甬、绍之通衢。丘陵山地多,平原面积少,三山夹两盆,两盆涵两江,气候温暖而湿润,物产丰饶。反映在各氏族聚落的分布上:村落大多集中在南北两江沿岸,即使是山区村落,也基本分布在山间谷地;村落布局由此也分成两大类:背山面水,背水面山,在山区则演变成依地势拾级而上或沿溪而设的村落布局。

受“天人合一”思想的影响,东阳民居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统一,顺应自然,因地制宜。因此,东阳民居古村落选址,建筑形式极为讲究风水,将其与村落及宗族的兴衰紧密相连,赋予自然环境、村落建筑一定的人文思想。

对于居住环境的选择,特别重视相地立基,村落总体布局审“势”观“气”。讲究山脉、水流、林木位置、走向;依照背有依托,左辅右弼,前有屏障围合的空间格局和藏风聚气、负阴抱阳的法则来营建。以卢宅村为例:南峙笔架山,北枕东阳江,东西低丘围护。主体部分雅溪中、西河环绕,并在溪上构建多座石桥,增加锁阴气氛。“”形甬道具有明显的藏风聚气功能,其中段正对雅溪中河,寓意财源广进。雅溪中西河交汇处辟月塘,筑沙山,一方面起到稳定水流的作用,另一方面避免宅后失之空旷。出水口建有石桥,其后又建文昌阁,彻底镇住水口。在此,借助以水发族致富的古代堪舆学理论得到了一个极妙的佐证。再如紫薇山村的布局,北依由远处延伸而来形如乌龟的乌龟山,南面船形的鸡冠山,远朝群山,东西矮山环抱,西南为村落出口。村东小溪在鸡冠山北侧折而往西,与鸡冠山南侧小溪在村西南侧交汇,其上构“双瑞”石拱桥,用以实水口,蓄财气。主轴线前设八字墙,具有招财进宝之意。宅南筑月塘,临池植东槐西樟。古之阳宅理论在此得到展现。

对不理想的村落环境,采取避凶趋吉的处理手法。通过筑堰引流、构桥、挖塘蓄水,或在村落水道进出口处种水口树,建庙宇楼阁,村落大门朝向的处理,尽可能扬长避短,努力追求理想的格局。如白坦村的布局,南临低矮的狮山,白溪江自北向西南环流,外侧为群山,东部地势开阔,前处远山芭蕉峰,西部空旷,可见环境不理想。然而,风水师充分利用环境,将村落大门置于东部,正对芭蕉峰,寓意芭蕉扇越扇越红火,使其家族兴旺,子孙繁衍;在白溪江上筑堰,引渠环流村落各建筑之间,并在宅前凿池塘,蓄水流聚财气;在西南水流出口处筑佛堂,植水口树,镇水口,增加锁阴气氛。

具体到某一建筑群落,如环境不佳,则通过建筑大门朝向、形式、位置的处理,装饰图案、纹样的运用,屋脊的砌法等方面,使之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

心灵形态

以宗法血缘亲情为主体,构建祥和、亲善具有“孝、亲”道德本位和凝聚力的家园精神。

东阳居民有谱牒可稽者多为直接或辗转从中原迁入的氏族。最早迁入的是东汉斯氏、三国许氏。魏晋离乱,北方氏族厉、单、郑、胡、蔡等先后南迁入邑。其时,人口已达万户,清康熙《新修东阳县志》所载东阳县官“晋以后率称令”可见一斑。唐代厉、卜、马、王、韦、乔等20余个氏族相继入籍东阳。北方氏族的入迁,带来了中原先进的文化,促进了东阳的开发,兴学重教之风始盛,一时人才蔚兴,中举入仕者不乏其人,东阳始有“婺之望县”之誉,厉氏、舒氏、滕氏、冯氏名噪于世。宋室南迁,北方士庶“大批扈跸南迁,占籍东阳”;至宋宝元年(1253年),东阳人口骤增,有户40498,口185192。以乔行简、何梦然、李大同、马光祖等为代表的乔、何、李、马等氏族盛极一时。大氏族创书院、义塾,颇重礼乐诗教;有严格的族规、族风;尚武恃强,称雄一方。南宋以来,卢、赵、李、张、吴等崛起,至清代聚族最盛者有卢、赵、吴、王、陈、张、金、马、杜、韦等11姓,全境有137个宗族。东阳民居从血缘上深受儒家文化思想的熏陶,受封建的宗法观念、伦理道德的长期影响,无论哪一个村落,都以血缘宗法为纽带形成氏族村落。随着氏族内部人口的不断扩大,又派生出许多分支、房系。受始居地发展局限,子孙另辟它处繁衍出众多新的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村落,于是便形成了大小不一,既集中又相对独立的聚族群落。如王氏王坎头、王村、王村光、杨溪、玉潭、湖仓;张氏托塘、湖溪、米塘、张山坞等各大氏族居地分布,为我们探寻各家族发展史,提供了形象的实物史料。

隋唐以来科举之制,使东阳人才迭兴,更使氏族聚落兴衰更替,然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聚居格局始终如一。唐代冯宿、冯定家族人称“兄弟两尚书,祖孙九进士”,其宅第冯家楼旧时“高楼画槛照耀人目,其下步廊几半里……”厉文才家族一门十二进士,聚居夏山之麓夏程里墅;滕氏家族先后七人中进士,红极一时。至宋代,冯、厉、滕、舒氏随之衰落。南宋则有“三大宅”“四名家”“五府”的记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各大家族聚居的盛况。宋室南迁后,卢、赵、张、吴等相继崛起,其中尤以明清时的卢宅卢氏、巍山赵氏家族的聚居最为兴盛。卢氏世居河北范阳涿郡,北宋治平年间由天台辗转迁入东阳城西巧溪,再四传迁居城东雅溪(即卢宅),聚族而居八百余年。雅溪原为何府基所在,卢氏迁入后,迅速崛起,何氏被迫东迁林头。明永乐十九年卢睿登进士,自此,卢氏科甲蝉联不绝,科名与宦业并显,聚居之风更盛,明清两朝,共有贡生52人,例贡36人,乡试中举29人,其中解元2人,殿试进士8人,涉足仕林荐举恩封152人,有“婺州望族”之称。卢氏经过不断营建,形成了占地500亩、房屋数千间的大村落,规模之大,蔚为壮观。自东阳出东门,20余座石、木牌坊衔街夹道,直达卢宅街,充分显示出其家族威严。村落主体部分肃雍堂轴线前后九进,每一进都是相对独立的一个院落,都有厅或堂、天井和厢房。在主轴线东西另建有二条轴线,西南建有六条辅轴线。宅之四周,花园、楼阁点缀。在这里,一条轴线代表一个家庭,一座院落代表一个小家庭。每一家庭建有房祠,肃雍堂则为全族的公共祠堂。同宗聚居的家族形态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物化形态

以聚族而居的民居建筑、祠堂、书院、园林和歌功颂德的标志性牌坊、碑亭等物化形态,构建伦理道德的教化空间。

礼,是古代社会生活的基本道德规范。朱熹对孔子“齐之以礼”有释:“礼者,天理之节文,人事之仪则也”,即所谓制度品节,要求人们遵循三纲五常和三从四德等封建伦理观念,要求治国安邦有法度、群居生活有秩序,君臣上下分尊卑、家族里外有长幼。这在民居空间结构方式中得到了强烈的体现。

其一,东阳民居平面规整,布局严谨有序。平面或长或方,不旁生枝节。以“间”为民居面阔、进深拼接组合的基本单位;以三合、四合院为民居纵、横轴线拼联的基本元素。沿纵横轴线布置厅堂、厢房。如卢宅群体,明清以来续有发展,形成东西230米,南北320米,具有东西并列八条轴线的巨大住宅集群,规模近于村镇。

全区的主要入口在东南角,甬道三折北面正对肃雍堂建筑群外门——仪门,仪门以内即主体肃雍堂建筑群,由南门、中门、东西庑和工字形的肃雍堂、穿廊、后堂,围成纵长矩形院落。肃雍堂始建于明前期(景泰、天顺年间),前厅面阔三间,挟两间,后堂面阔五间,中间连以三间穿堂,形成工字厅。从平面上分析,如以中门台基南沿和后堂台基北沿为南北之深,则肃雍堂正位于南北之中,是当时大型院落的通用布局方法。进一步以曲阜孔府与之比较:主建筑为工字厅,前东西庑近于孔府的科房,正堂左右挟屋前隔出小院,都和明代志书中府衙的规制近似;二者的平面布局都以明尺3丈的网格为基准,说明用3丈网格是当时巨邸规划布置的共同特点。

小型村落也不例外,如下石塘村,全村由一个棋盘形的建筑群组成,五条纵轴,三条横轴,双向展开,规整有致,内有大小院落近十个。宅前立照壁。厅、堂为全族祭祖、婚嫁等公共活动场所,院落按房系划分。

其二,东阳民居主轴线中心概念十分明确。大中型村落围绕主轴线布置,在同一轴线上厅、堂处于中心位置,体现着封建礼制的教化,除上述卢宅主体建筑外,紫薇山民居,全村三条轴线,尚书第轴线居中,大夫第、将军第分列左右,诒燕堂、开泰堂、有恒堂作为三条轴线的主要厅堂,分别处于中心地位。

此外,表现在东阳民居的体形、立面及装饰手法的处理方面,也非常注重突出中心概念。厅堂的体量明显比厢楼高大,且大量运用东阳木雕装饰。“十三间头”(三合院)及由两个三合院串成的四合院中间入口开在较矮的照墙上,两侧厢楼的山面内侧(即前廊部位)各开小门,从而使三门成为整个立面对称中心。

其三,东阳民居功能分区明确,大中轴线、院落常采用前堂后寝、前厅后堂的格局,并用院墙、石库门等分隔前后厅堂或左右厢房,厅、堂、厢房、廊、弄、穿堂、过厅、重阁、过楼、庭院分布严谨有序。肃雍堂轴线前四进与后五进之间由石库门分隔,前四进是全族祭祀祖先、教习子弟、会客待友的主要活动场所,后五进则是主人起居生活的场所。前四进由门楼入内,明间设过厅;照厅明、次间开敞,设家神庙,备祭祀及节日时用;大厅肃雍堂与其堂前大庭院供给全族人举行祭祀、聚友、宴会之用;厢楼则陈列祖宗牌位及画像。后四进以世雍堂为主体,正屋的厅、堂、楼为宗支红、白喜事公用,大房及两侧厢房均为家眷住宅。整条轴线主次分明,尊卑、长幼有序,内外有别,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其四,在聚落环境的规划布局中,东阳民居常以“尊、亲”等宗法观念,建起以宗祠为核心的祭拜祖先的活动空间。“风俗教化,人心而已,而人心离合,系于祠宇之废兴,而祠宇之废兴,又关乎家势之隆替……”由于宗祠是同宗血缘联系的纽带,供奉祖先牌位、敬宗收族、教习子弟和族人聚会议事的场地,也是家族精神之所在,象征着家族的团结。几乎所有村落都将宗祠布置于村中心或村首位置。大门是全族发家兴族的希望所在,也特别讲究。白坦吴氏宗祠位于村中月田,大门位于村东南,正对芭蕉峰;李宅李氏宗祠位于村中北部地势高敞处,均将宗祠、大门摆在特别重要的位置。

其五,书院与藏书楼也在聚落环境中贯穿始终,占重要地位。雅溪卢氏素重教育,诗礼传家,书香不绝。卢宅街北,肃雍堂轴线甬道两侧的东、西荷亭书院是其中较为著名的书院。此外,为了取得幽雅和僻静的环境,在东驮塘边、附近山丘、东岘峰山腰处分别建有雅溪书院、豸山书院、岘峰书院、蓬门读书处、万卷楼、太乙楼等书院和藏书楼。

其六,除合院之“天伦”、宗祠之“尊亲”、书院之“理传”外,东阳民居依托自然化的聚落景观体系,赋予公共活动空间质朴而强烈的精神感召力,塑造出人与人心灵情感相通的家园精神。为了便于族人游憩、陶冶性情,雅溪周围分布众多园林、亭台楼阁。明·卢懋殿《感旧十首》序称:“余家盛时,名园绕舍,最著者曰:日涉、金谷、百果、应峰、绿斐、绿雪、芙蓉、菽水、蔗园、亦园。”尤以雅溪西河之北的蔗园最著,昔人题有“蔗园八景”:长门绕绿、桃浪翻红、溪桥石马、松径梵钟、墨池漾日、修竹吟风、长槐夹道、笔架横峰。至今“溪桥石马”一景尚有遗存。

文化形态

以富有品德教训的匾额对联、蕴含诗情画意的雕刻绘画和喻意指代的山水自然形态等文化意象,寓“智”于艺术、文化的感悟。

卢氏雅溪中、西河环抱之中的肃雍堂宗支宅院,主轴线偏西南30度,正对着东、西两岘之间的笔架山。卢氏借笔架文林之名,启迪教育族内子孙,及对其读书中举及第所寄予的强烈愿望。明清两代,雅溪卢氏代有科甲、户列簪缨,曾出现过“同胞三凤”“一跃双龙”“祖孙父子兄弟科甲”等史迹。因此,笔架山历来被族人视为文脉所在,严禁有所遮挡。

《东阳浚仪赵氏宗谱·理和堂记》对其堂名的缘由作这样的诠释:“窃惟理者,天下之大序,礼之所以立也;和者,天下之大顺,乐之所由生也。贯阴阳,该物我,以之修身则身修,以之齐家则家齐,以之治国平天下,无所施而不可。”正因对古代礼学有如此深刻的认识,视“礼为之桢”“和为之本根”,故在家族生活、对外交往中,赵氏家族严格遵循“长幼有序,内外有别,卑不逾尊,疏不逾戚”的原则,从而造成“闺门穆穆、兄弟怡怡,戾者以平,争者以让”的家居氛围。此外,常见东阳民居的洞门、院墙的题刻中也有关于诸如“规圆矩方”“准平绳直”的内容,旨在教育儿孙行事做人恪守规矩本分。

东阳民居所反映的文化是多方面的。东阳木雕是一个最重要的表现载体,也是东阳本地乃至江南古代建筑的灵气精魂所在。“图必有意,意必吉祥”,主要用于门窗、前廊、外檐、梁垫、梁头、斗拱等部位构件的木雕装饰,取材于历史佳话、民间故事或具有寓意的花、草、动物形象,雕饰华丽、技术精湛、格调高雅,伴有石雕、砖雕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施伦理教化。此类评传甚多,在此不一一罗列。

行为形态

以礼乐文化开展社会生活、仪式、民俗活动,寓“仁爱”于升华的人文活动之中。

东阳传统文化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杂糅性,民间传统文化既有中原文化的痕迹,又具地方特色,并兼容了各地的文化因子。二是综合性,工艺、宅居营造、庙会等各种综合运用文化艺术的行为形态并存。

古代东阳居民习以俗成,一待温饱解决,必择基建房,规模视财力而定。建房习俗,颇具地方色彩。

选地、测向、定基、择日破土动工,必请风水先生。破土前主人先焚香祭拜土地公,以公鸡血淋于基,再用锄头在地基范围内掘数下,谓“开基”或“奠基”。房屋大都坐北朝南,俗有“七世修得朝南屋”之说。房屋以三合、四合院居多。也有将几组合院组合在一起的大型建筑群落,纵轴线上一幢正屋称一进。三合院开口处砌院墙,内围成天井。四合院在门楼明间开门。无论正屋或厢房,间数多取奇数,布局对称。正屋中间一间或全部为公房,称厅或堂屋,用于红、白喜事仪典。两侧设厢房,供主人居住;如堂只占一间,则主人住次间即大房,仆人住厢房。靠近正屋山墙外侧,光线较暗的厢房叫洞头屋,多用以建成灶台、畜圈厕所或堆放杂具。房前忌有他人房屋顶山尖相冲,或请对方在山墙上砌起马头,或在自家房中对应的位置挂起虎头牌或“泰山石敢当”字样,以示抵抗。房屋脊檩、中柱上忌缚绳索,忌安钉子挂钩。房屋桁栅上若有燕子筑窝,切忌赶走拆毁。砌墙忌哭,尤忌女人哭,谓闻哭声则墙倒。忌用旧料,谓用旧料,房屋不牢。

习惯将脊檩称作梁,将屋脊称为作栋。上梁日,泥水、木匠一人一头,提梁上栋,吉辰一到,急切安梁,爆竹轰鸣,锣声大作。安梁毕,抛梁,主家男女四人,拉被单相接馒头,谓“先利自家”,然后由泥水匠、木匠念抛梁歌,向四方各抛一对馒头,再视人多处抛掷。馒头不得抛光,要有“剩余”。梁木缠以红绸,两头各挂一对八角锤和一对长粽,谓八角锤可以镇邪,长粽寓“宗长”之意。粽旁各挂灯笼一盏,以示明亮。梁正中悬铜镜、剪刀、尺和米筛,谓米筛为“千只眼”,铜镜为“照妖镜”,剪刀和尺子为轩辕之宝,都与驱邪有关。梁下面的梁牵上,贴“紫薇拱照”四字。“照”字下面四点须写三点,因忌“火”。梁牵两端各挂鸡笼,内装一只公鸡,也有镇邪之意。厅堂建筑则直接将“紫薇拱照”四字贴在明间的梁中央。栋柱旁树一根翠竹,谓“长生灯”,寓“万古长青”之意。各柱上都贴有对联。此时,邻家也挂米筛、剪刀、铜镜、尺子,谓之“赛红”。是夜,设宴款待宾客工匠。宴席以泥水匠、木匠为尊,如遇铁匠和烧炭人,木匠、泥水匠则起而让之。

元宵灯节,厅堂、门楼、各家檐口都挂彩灯。街道则搭彩棚悬灯,多者千余盏。灯的制作分琉璃、木雕、竹丝、珠串、明角、羊皮、绫罗及剪纸针扎等,造型有宝塔形、球形、正方形、多角形、连球形、动物形等。灯面诗书画意,山水花鸟、人物走兽,千姿百态。琉璃灯、珠灯、纱灯庄重典雅,一般悬于厅堂。卢宅肃雍堂的珠串挂灯则最具代表性。

浅谈古民居今昔 第4篇

中国古代的思想观念与生态观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 或者是因果关系, 这还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看。

一是社会形态与生态观关系密切。这种形态在奴隶社会时期就已经萌芽, 或者说我国的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可视为一体化, 殷商至明清, 三干余年不变。而这种长期的社会结构的持续模式, 就算是改朝换代, 基本上也不变。有人把这种社会结构称为超稳定式。这种社会结构与生态环境的稳定性有密切的关系。一个朝代经过几十、几百年的历史延续, 几代、十几代皇帝, 新陈代谢, 终于走向腐朽, 于是便进行朝代整体的更换。“唐虞夏商周, 秦汉三国晋, 宋齐梁陈隋, 唐宋元明清”, 历朝历代, 都是如此。这种改朝换代的模式, 其原因有社会内因, 如生产方式、经济形态及生活方式;也有在“自活”的机制之下重组, 形成超稳定的延续的外因。环境生态特征起着更深层的作用[1]。

二是社会形态和氏族形态的关系, 氏族形态可以看成是社会形态的“细胞”。根据一些考古发掘, 中国史前时代的氏族形态是由一个大的氏族之下的相对独立的一家一户两代式的小家庭组成的。小的家庭空间的建筑更容易通过一定的技术来实现, 这种规模的单位, 无论在生产或生活上都是合适的。这种形式更与当时的生态环境相符合。而氏族聚落 (群集) 的构成, 无论在生活上或者出于安全考虑都是合适的, 对于觅食, 也会带来方便。后来其生产方式逐渐由游牧过渡到农业, 对这种聚落来说也是合适的。

三是社会由氏族转换到以家族为结构的形态, 也与生态环境有关。到了奴隶社会, 氏族解体了, 代之以姓氏家族的形式。也就是说, 不断繁衍而形成一个更为庞大的氏族体系, 对于氏族内外条件和需求来说, 越来越不相称了。同时对于社会内部来说,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 阶级的出现, 家族形制则更适合于奴隶制社会。但这种结构形制在奴隶制社会时期仍是不够稳定的。直到即将进入封建社会的春秋战国时期, 随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阶级形态进一步稳定下来, 从而才真正进入到以姓氏为结构的家族形制。从此以后, 便进入了长达三千年的超稳定的社会——家族形态。这种“选择”的最深层的一个原因, 却在于中国的生态环境[2]。

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古代建房复原图

中国古代的环境生态观来源于社会存在, 但更来源于生态环境, 且生态观的原因是非意识性的。中国古代的观念形态后来演变、发展成为以两个系统合成的模式:一是宫廷——民俚——文士系统;二是佛——道——儒的宗教系统。人的、建筑的生态观, 都与这个模式紧紧相连。

现代与古代的环境系统比较:

传统环境的动力来源, 来自环境的自然能力, 如人力、畜力、水力、风力等等;现代环境的动力来源多来自自然能力、自然资源的二次开发, 如电力、煤及原子能等。

丽江古城

人们消耗的方式:古代靠蜡烛、油灯作为照明, 烧煮茶饭及取暖, 用柴、草、炭等;而现代消耗方式则靠开发出的电力、石油、原子能等新能源。

交通方式:古代靠步行, 以及人力舟车及畜力车等;现代则靠自行车、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等。

给排水方式:古代靠自循环, 靠天然调节;现代则有一套靠人为控制的工程与技术 (给水与排水) 系统, 而且其能源靠机械或电力来完成。

生活方式:古代的生活方式是依赖于自然, 从建筑材料, 服饰器具, 到柴米油盐, 几乎都直接来自自然, 但又不破坏自然, 所谓取自自然, 顺其自然, 人与自然共存。而今天生活方式往往过分强调“人定胜天”、“征服自然”、“做自然的主人”等, 基本上依赖于工业生产系统, 并且非依赖于外界不可。

废弃物处理:古代生活中没有什么有毒的废弃物, 也有变废为宝的观念;而今天对废弃物还没有良性化的对策, 但废弃物却越来越多, 越来越有害。

人居环境生态系统模式:在古代, 社会变化缓慢, 停滞不前, 不断重复、延续着原有模式, 年年如故, 循环往复。所谓“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这就是传统的人居环境生态系统模式, 也是今天生活方式与之最不同的一点。现代社会是迅速发展的时代, 今天所要考虑的不仅是如何吸取昨天的优点, 还应当把昨天的优点融入今天和明天。这也是我们研究环境生态观的基本点。

从人——建筑——生态来看, 对中国生态环境的系统考察是必要的。研究生态, 无疑是从人的环境出发的。但所谓生态, 决不能简单地看成是搞点环境绿化的问题、治理“三废”或治理水系的问题, 而应当是深层次的。它的每一个研究内容, 都要与深层次的生态平衡、食物链和其他生态学上的根本性内涵联系起来[3]。生态与建筑, 也正是在这种深层次的关系中才能把握它们的内在联系。

要想对中国生态环境进一步分析, 就必须总结它的基本特征:

1. 中国生态环境具有内向的生态特征。

以中原地带为中心, 其四周环境条件略差于中原地带, 越向边远, 条件越差。中原地带在古代是最富庶的人居地带, 包括今天的河南、河北、山西、湖北及陕西一带。 (当然如今这些地区的环境条件远远不及古代了) 。边远部分, 东、南是大海, 西南是高原, 西北是沙漠。也正是由于这种地理特征, 才形成内向的系统。

2. 广袤的地域范围和充足多样的自然资源, 能得到自然的生态平衡。

所谓“自然的”, 也就是非意识的, 生物体自然而然的。人在这里生存和繁衍, 也同样是非意识的 (选择) [4]。但在这“非意识”的背后, 却深层地产生一种生态平衡效应。可惜人们对这些理念都是非意识的。这种良性的非意识行为, 对今天来说也可以视为一种美德。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清代, 或者从整个世界来说持续到工业革命前夜。

3. 适合于农业社会结构模式的人的生存和繁衍。

古代的良性的生态系统, 良性的食物链, 只能存在于农业社会。农业生产的许多特征, 是与良性的生态系统联系在一起的, 或者说是互为因果的。古代中国的生态的食物链, 直接与农业生产联系起来。农、林、牧、副、渔, 维持着人们的生存与繁衍。古代的能源, 多为人力、畜力、水力等, 所以几乎没有污染空气和水质。衣、食、住、行等农业社会的生活方式, 也是形成良性的生态系统 (环境) 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又是其结果。

4. 古代中国良性的生态观。

客观的社会形态, 形成人们的观念形态。因此, 古代的生态观也完整地必然保持良性的生态环境。人文方面的许多特征, 形成有关生态平衡的许多观念。当然这些观念的产生, 不是理念上的, 而是“集体无意识”的。这个特征还可以从三个要素来分析:首先, 中国的地形是多山地形, 平地与山峦丘陵相比, 不到三分之一。土地不多而人口众多, 从而形成精耕细作、节约粮食的美德。其次, 中国古代的水资源并不富足 (与人口相比) , 因此人们的惜水概念和行为, 得到张扬。例如江南水乡地带, 水乡之水往往是微乎其微地单向流动的, 所以他们吃水、用水, 都是顺着水流的方向由净到浊地布置的, 这是“功德”。但中国的水资源, 经常有旱、涝的灾害, 所以兴修水利, 非意识地保护了水资源[5]。为什么古代人如此颂扬大禹治水精神?这其中的深层原因之一, 正是非意识地求取生存环境的良性。第三, 中国的地理条件, 包括气侯 (风、雪、光、热等) , 促使着人们在观念形态上采取对策, 这就是“风水”。风水理论, “集体无意识”地出于保持良性的生态环境。尽管风水术中有相当多的神化、迷信的色彩, 但它的深层性质却是生态的, 站在人的立场上建立良性的生态环境。

二、古民居的价值

古民居的价值不仅体现在其建筑群落的美学意义, 也不完全在于其建制形式所表现的技术含量, 或者古民居所产生的经济价值, 因为所有这些都是通过人来完成并体现的。只有把美学、技术、经济、人性这四个方面集合在一起, 才能具体全面地把古民居的全部价值展示出来。这正与生态景观所倡导的四维设计观相合。生态景观设计以三个基本目标为指导:维持整体景观的统一性;提高景观的可持续性;突出地域的自然与文化特点[6]。这与古民居所包含的内容趋于一致。

中国的古民居伴随着文明的进程历经过几次大的变革、进步。人类文明从奴隶社会发展到封建社会, 民居 (建筑) 形式在纵向上的发展变化缓慢, 到明清时期甚至是停滞不前, 但在横向上发展出多种多样的形式, 当然这是与各个地域独特的自然、气候条件是分不开的。北方天气寒冷, 多风沙, 所以民居 (建筑) 墙体厚实, 开窗较少且面积小, 有利于防寒保暖;南方气候炎热潮湿, 民居 (建筑) 则刚好相反, 空间开敞, 开窗多且面积大, 有利于通风散热。

从美学的角度来看, 古民居 (建筑) 既有着不同于中国皇家建筑的恢宏气派、富丽堂皇, 也没有文人雅士别院楼台的精雕细琢、意境深远, 它是大部分普通百姓居住、生活的场所。然而古代民居也是千年文明的一个缩影, 孕育了最朴实无华的风俗、信仰, 同时在今天散发着日久弥新的魅力。

从 (建筑) 技术来说, 中国明清及以前的建筑尤其是住宅基本上采用的都是木结构。相对于西方建筑, 还有以下特点:一是采用榫卯结构, 有利于建筑的维护与修缮, 且具有一定的防震功能;二是保温隔热、防火的功能较西方的石材建筑差, 尤其是防火性差。中国的大多数古代建筑都是在战乱、大火中烧毁的, 这对今天研究新民居 (建筑) 仍有重要借鉴意义。

在经济方面, 随着城市的发展繁荣, 人们在物质生活上日益丰富, 但在精神文化上却有匮乏之势。由此, 旅游成了现代人放松心情的一种选择。古民居 (建筑) 历经风雨, 在政府的规划整理下逐渐成为旅游胜地。例如安徽的宏村、西递, 云南的丽江古城、山西的平遥古城等, 由此带动了古民居所在及周边的经济繁荣, 也给古民居区域的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工作机会, 并影响带动了周边农产品及手工艺制品的生产, 由此产生的经济效益不但改善了当地居民的生活, 也给古民居 (建筑) 及周边环境建设提供了物质支持。

在文化上, 传统民居文化与现代城市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等外来文化在这里产生碰撞, 在不断的交流沟通中相互汲取, 使得中国传统古民居文化在新的时期散发着新的魅力。俗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中国建筑自古在选址方面都很讲究, 一般都选择有水源的位置, 依山傍水, 既能满足日常生活的种植、饮水、洗涤等要求, 另外舒适宜人的自然环境也陶冶了纯朴的民风民俗。

平遥古城

注释

1[1][2][3]沈福煦.中国古代建筑环境生态观.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2.53~62, 68~70页, 22~27页

2[4]荆其敏, 张丽安.中外传统民居.上海: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44~49页

3[5]沈福煦.中国古代建筑环境生态观.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2.40~51页

古丝绸路上的喀什民居 第5篇

喀什的维吾尔民居,是在多种文化影响下形成的,最先融入的是陕甘地区和西亚的建筑风格。上世纪初,一部分俄罗斯人移民新疆,其建筑风格对当地的民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维吾尔族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古丝绸之路的维吾尔民居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广泛地吸收了伊斯兰教文化中关于建筑的设计形式和图案装饰,又容纳了本民族鲜明的建筑艺术个性,从而形成了喀什形式独特、风格迥异的建筑艺术。

今天,当人们走进喀什的维吾尔民居,仿佛是置身于阿拉伯世界或欧洲别墅之中,那极具异国情调、极富地域特色的维吾尔民居,给人耳目一新的奇特感觉。我在喀什这块热土工作了40余载,20年的业余摄影生涯中,不仅拍摄了大量反映民俗风情的作品,还在古城的大街小巷结交了许多维吾尔族的朋友。

当我穿行在唐布依街,一种强烈的欲望催我敲响了老朋友的门环。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迎接我的正是老朋友阿吾提。几年不见,一家人格外热情,老人一边紧握我的手,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连喊:“开赛(请进)”。我站在门口左右环顾,各种盆花竞相开放,千姿百态,散发出阵阵清香;庭院绿地,与建筑物的柱廊、木雕、挑檐、石膏花相映成趣,组成极其诱人的空间构图;无花果的树叶繁茂,浓荫铺地,院子显得清静宜人,炎炎夏日里竟让我感到几许凉意。想必在冬季,也能享受尽情阳光的沐浴吧!

热情好客的阿吾提全家老少为我这个“莫呼蒲”(照相的)忙碌着,我正陶醉于此情此景中,来人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边炕“苏帕”上。现在的苏帕与前些年截然不同:方木为沿,红砖铺面,上覆毛毯、地毯。苏帕四周为柱廊,柱廊有四边的,略加雕饰的线脚,配以足膝以上的束腰,柱顶雕花托梁,手法简洁明快。布置舒适的苏帕给家庭增色不少。我和主人盘腿坐在苏帕上,吃着甜美的瓜果,着实令有一番情趣。

放眼望去,小楼色彩鲜艳,绚丽多彩,大红、桔黄、纯白的色彩似乎与花草树木争相夺艳,让人眼花缭乱。“哇!小楼真漂亮”,我不禁赞叹起来。

阿吾提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我,近几年人们富裕起来了,钱也多了,所以人们就纷纷盖小楼,往空间发展。我问老人:“你家总共不到10口人,这栋650平方米的小楼能住完吗?”老人笑嘻嘻的指着说:“地下室是用来储存粮食、蔬菜和瓜果的,一楼为厨房和餐厅,二楼为客厅、卧室,三楼是儿子和媳妇的天地,各有各的用场,自成体系。”我不禁为其精心的建筑设计而惊叹。

老人又带我去参观他的客厅与卧室。早已迎候在门口的女主人,连忙招呼我。我照例脱掉鞋跟着她进了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犹如博物馆的伊斯兰陈列室。只见石膏镂出的弧形、曲线形花边的大小壁龛,壁龛里摆放着精美的工艺品、装饰品和一些名贵的茶具、细瓷碗、塑料花等,它弥漫着文化气息和艺术氛围,既显示出主人对美好生活的希冀,又是整个居室最抢眼的景致。

喀什的维吾尔民居,过去一般采用砖和土坯混合砌墙,现今多采用砖混框架结构,屋顶为木架、呈锥形或人字形,并设通气窗,外包铁皮以适应当地多雪的气候,通风保暖,冬暖夏凉。民居一般为两层,并配用地下储藏室,建筑外形高大庄重,造型美观。内室上下均用地板和天花板装饰,布局上多由外廊、内廊和不同用途的内室相连而成。房屋转角,门窗边缘多用雕磨成各种花纹图案的花砖砌成,显示出古朴的伊斯兰风格。别具特色的吊顶天花板边缘的石膏花彩绘,胶合板天花板,倒吊石榴形的木雕装饰,墙上的挂毯,床炕上的地毯和金丝绒窗帘与现代吊顶,高档沙发、席梦思和组合音响,使每座房舍皆如富丽堂皇的艺术宫殿。

我是古民居建筑师 第6篇

■目标

1了解闽南古民居独特的魅力和深邃的文化内涵,激发学员对家乡的热爱之情。

2通过废旧纸箱的回收再利用,培养学员的环保意识,训练动手能力与创造能力。

■方法

对废旧纸箱进行艺术改造,感受变废为宝的艺术魅力。

■准备

闽南古民居的欣赏图片、废旧纸箱、剪刀、裁纸刀、双面胶、水粉颜料等。

■实施

1参观感受。组织学员参观闽南古民居建筑,谈谈自己的感受;教师对民居风格进行分析总结。闽南民居极具特色,每一座建筑都装饰着精美的雕刻作品,每一处雕刻都是一个故事,蕴含丰富的文化内涵。闽南民居的独特风格尤其体现在屋顶上,正脊两端如燕尾飞翘,中间低平,呈露宋代曲线屋顶的传统意味。

2设计构思。如果让你当一回“古民居建筑师”,你要怎样设计呢?

3创意制作。根据自己的设计方案,把收集到的废旧纸箱用裁纸刀或剪刀裁成建筑房子所需形状,用双面胶粘贴固定;最后用颜料或彩纸给建好的房子做墙面装饰。(图1-图4)

■评价 “建筑”是否体现出了古民居特色;装饰效果是否到位;制作过程是否精细。

■拓展

其他地方的学员,你们还记得自己家乡的老房子吗?你们是不是也能将它们画出来或是“做”出来呢?

上一篇:楼宇防盗对讲下一篇:实例对比

全站热搜